月殇

【原创】盂兰盆节(柱斑?)

呜呜呜呜Nag太可爱:

真的超级短,一个被写烂的梗.....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这年七月十五,村子里一反以往悲伤的气氛。

 

  到了傍晚街边的小店都早早关门,在街中央摆上香案,供奉新鲜瓜果。各家各户在门前焚香烧纸,祈祷来年五谷丰登。

 

  “和平啊。”提早下班的柱间同扉间漫步在祥和而温馨的村子中,如此景象也不枉他日夜操劳。

 

  二人有说有笑,不知不觉走到宇智波旧宅。柱间神色一黯,眼前的宅邸已经废弃,门口更不会有人焚香祈福,其中的人也悉数辞世。他抬脚准备进入,却感觉衣角被拉住,回头一看并非扉间,而是个半大的孩子。

 

  “这里闹鬼。”那小孩墨黑的眼里闪着点恐惧,“妈妈说不能进去。”

 

  柱间见他穿着宇智波传统服饰,背后还有个小小的团扇标志,便露出笑颜蹲下身子和小孩齐高,“你妈妈为什么说这儿闹鬼?”

 

  “前族长的亡灵不愿离开。”说完,他朝内里望了一眼,然后飞似的跑走。站在旁边的扉间冷笑一声,抱着双臂看着蹲在地上僵住的柱间。

 

  柱间良久没有说话,扉间也少有的没用对方的消沉癖打趣。后来柱间站起身,似乎也不打算进这宅子。

 

  “你真信他的灵魂会回来?”扉间跟在他身后,突然冒出这句话。

 

  “要是我信,就会进去而非离开。”柱间的回答让对方一愣,倒是后悔起提出这问题。

 

  两人走走停停,果真还是来到了南贺川。

 

  “没有人为他引路,他怎么回得来。”柱间看着河面飘着的水灯,语调变得伤感。“但就算回来,也无亲人。”

 

  “这是他咎由自取。”扉间冷冷地说,一直不满哥哥将斑叛变归为自己的错。

 

  “扉间,你想想。”柱间坐在河岸边,看着越漂越远的水灯,有的熄灭,有的依旧明亮。“他说的没错。这不是他的村子。他的亲人、他的族人、他的好友,不是离世就是惧他如洪水猛兽。正是你我二人亲手完成了父亲的愿望,宇智波田岛一脉真无后人。”

 

  扉间想要反驳,却不知道说什么好,柱间所说俱为事实。

 

  “传说是在一块小木板上扎朵荷花状的纸灯,放到水里,灯灭,冤魂便被引过奈何桥。”天色渐渐转黑,水中星星点点的火光更为耀眼。“斑说自己有五个兄弟,算上他的父母,该是要放八盏水灯。但我们此行却是一盏也没有。”

 

  “回去吧,大哥。”扉间把手搭在对方肩上。

 

 

 

  那八盏水灯还是没被放入水中,该离去的人也确实未踏上奈何桥。

 

  兜兜转转多少年过去,柱间自黑暗中醒来,立刻感受到熟悉的查克拉,一瞬间却不知该哭还是该笑。

 

  宇智波的亡灵果然还是回来了。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真是短小啊啊

今天听了首歌,歌词好符合这个cp啊!什么“死去的梦想”“梦想一去不复返”还有“短暂的和平即将结束,早晨的阳光无法穿透黑暗。光明再次消失,寒冷席卷而来,我在亡人之中失措”(这是顺带展示我渣爆的翻译吗..........)

但是调子太激昂向上了,我觉得柱斑什么的还是忧郁一点比较好。或者悲壮一点的。有的维京金还蛮适合,自杀黑当然也好hh

评论

热度(27)

  1. 月殇呜呜呜呜Nag太可爱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huojiangzuo呜呜呜呜Nag太可爱 转载了此文字